94se-亚洲setu
当前位置: se94se_色就是色 > 小說 > 長篇文學 >

聖女妖狐完整版[全]-16

第三十二章古炼金堂

“找的结果怎麽样了?”仙母推开值星室的门,向坐在值星桌后的老者询问。

“士兵们都没什麽发现,它们取回各个周边结界的资料都没什麽消息。

桃木林的回讯,也说没看到任何一个女孩闯入,不管是那个异国女学生,还
是那个俗家弟子。去俗家弟子家的人也回消息了,她的俗人父母并没有看到她。

“值星老师拈了拈他细细长长的八字胡,口气有点不耐烦的说:”这样一个
俗家子弟何必大费周章?每年有一成的学生逃学,这逃学学生中,五成都是俗家
子弟,三成是异族子弟。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马老,还要麻烦你持续注意着吧。如果可能去看看各区域的结界资料。”

这个被称爲马老的值星老师穿着灰布扎腰长袍,长得不高,尤其在挺拔的仙
母吕言离身边,更显得矮小。一头灰朴朴的短头发,留着像是鲶鱼须一般细长的
八字胡。宽宽大大的一张青蛙脸,撚着胡须的手上满是手繭. 说话的声音高亢沙
哑,有点尖酸刻薄的味道。

他是教授“古炼金学”的老教授,也是“古炼金学堂”的堂主。仙道学院里
的研究单位由几个知名的仙人主持,并分别以堂取名。这个马生金教授便是擅长
“古炼金学”

的著名仙人之一。

古炼金学当然就是以古代炼金术爲主要研究物件。古代方士炼金,主要的目
的就是要“链”出“金”来。也就是他们希望透过链金术的作用,把便宜的金属
变成值钱的黄金。

古代的方士是后来不是真的“炼石成金”,其实遗留的资料下多。每个方七
都把自己的研究结果当作自己的命,不愿透漏给别人,所以最后部只留下不少传
说,却没看到任何技术资料。

但是在各朝代被挖出来的陪葬品中,有不少奇奇怪怪的“奇玉”,根据纪录,
这都足当时方士所提炼出来的特殊化合物。这些“奇玉”,有一些连现代的凡人
都搞不清楚以当时的技术怎麽办到的。当然在仙界,这些技术就逐步被解析,而
成爲现代炼金术的重要的技术,应用在各个法器的生産上。

所以在学院里,马成金仙师虽然不见得有人望,但也是鼎鼎有名、大有钱途
的仙师。

“反正我今天是值星,你要我做什麽我就做。可是,我的话不会错的,她一
定是逃学了,又不敢回家。俗人子弟啊……其实我们还是该少收一点,免得……”

“马老,这些事情我们已经做过很多讨论,大家也比较赞成老邓的意见。

如果你有别的看法,应该在校务会议上提出来。这个话题我实在不感兴趣,
我还有事情,不奉陪了。那个学生的事情,我等你的消息。“说罢,她身形忽然
就消失不见。对仙母吕言离来说,这样截断别人的话离去,已经相当给面子了。

不过马成金仙师却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马成金气的要死,在值星室里不停转
圈跺脚,在心里大骂,这个吕言离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哼!这个学校里校长派
的人都一个样!每个都把邓多多当神!收了一堆俗人异种!一堆废物!如果我是
校长的话,你们哪一个还敢看不起我?我要是当校长,就不会这麽轻易让这些没
定性的低能族类进到学院来!一个都不准进来!哼!

气死了!没关系……等一下就能消消火气了……还好我有安排点适当的消遣
……他拿起灵犀镜大喊,“大拘子呢?叫他马上过来值星室,帮我值星!

什麽?他在看炼丹炉?不会叫别人去看啊!我的话你敢怀疑!等一下大狗子
要是没在一分钟内到值星室里,我唯你是问!“马成金对跟他的徒弟,依照入门
时间,称大狗子二拘子,女的叫大猫二猫,他从不记他们的名子。

马成金说罢,就迳自走出值星室,往自己的研究室“古炼金学堂”走去。

古炼金学堂在大学部的大楼二楼,包括两、三个大实验室,还有一个挑高两
层楼的大型工厂。马成金自己的办公室就在一个小实验室里面,要到办公室必须
先经过这个小实验室。

当马成金摆着一脸火气穿过实验室的时候,他的所有徒弟都低着头不敢看他。

大家都可以从他走路时刻意的跺步,听得出来仙师在不高兴了。

“唉呀!我都忘记了!上次要找的材料听说出来了,我得去跟厂商确认一下!”

“我去看一下凡人的挖掘现场,说不定可以摸几个东西回来研究……”

“我家小狗要生小狗……我得回去接生……”

“我……我家白蚁很多……我约了除虫公司……”

“凡人好像要选举……我要去做政治观察……”

没两下整个实验室里七、八个学生全部都以各种藉口溜出实验室,一个不剩。

也好,落个清静。

马成金坐在一张大师椅上,大大的办公室里,铺着一张虎皮地毯,看着办公
室里的一角。马成金的办公室里其中一面墙,看起来是打通出去的,通往一个院
子,院子里有几个小小的假山,假山上一条涓流瀑布垂落而下,发出浙哩哩的水
声,一旁几个树影,阳光从树梢洒落房里。

这其实是假的影像,纯粹适用来调剂身心的。简单的利用法术拓展出去一个
空间,然后把一个法力容器放在法力空间中,制造幻象。

这一套法器系统也不便宜。这是一个厂商送的。是啊,每个厂商都知道他的
重要性。最近一百年的研究,他整理出不少古代仙人的炼金资料,得到不少成果,
其中不少发现让他合作的法器大厂赚了不少钱。

对,每个人都知道他的重要性,但是有些人不知道。比如刚刚的吕言离!

还有邓多多。这些旧派的仙人,还老是以什麽清心寡欲奸修行的陈腔滥调,
来看待现在的仙人界。

下一样了!现在的仙人界跟二百多年前马成金刚成仙的时代已经不同了。

每个仙人都在急于寻找自己的新定位,每个仙人都在思考重新看待这个世界
的新角度。哼,那些蠢夫还在找,像他,早就有了定见了。

力量!千百年来多少凡人的生死证实了这一点,力量才是掌握一切的重点。

马成金在成爲仙人之前是一个铁匠学徒。他在一个贫困的边荒跟着师父帮人
打马蹄铁,却被军队拉去当随军铁匠,在战乱中迷失在天山一带。濒死时被一位
仙人收留,成爲他研究占炼金学的助手。最后学得仙术,得以延年益寿。

是啊,那麽多人渴望的仙术,他在不知不觉间得到了。古代那麽多帝王派出
大批人寻找延年益寿的可能,却没有人成功。事实上那位仙人收留的学徒中,学
会延年术而称的上是仙人也没几个。

每个师兄弟都传一样的法,他下的苦工也不比别人多,爲什麽他能学会而别
人不能?

他相信是人的特质造成的。

是的,体质、本命、精神状态与真元特性等等,这些因素一定是造成他能长
寿成仙,而别人不能的原因。

要从尘世中找到一个具有仙人特质的凡人,谈何容易?

相反的从具有仙人血统的子弟中去培养仙人的可能性大多了。何必把时间浪
费在这些凡人身上?不如全力去培养那些具有仙人血统的学生,才不会浪费时间
啊!我这样想有错吗?

更不用说那些异族异国的异类,连是不是人都不知道,怎麽能修道成仙?

修成精怪还差不多!

现在仙人界的竞争比以前激烈太多了。各种法器的生産,国际间各个魔法领
域的交流,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就没有办法掌握所有的资源,去破解这宇宙间
所有的谜。

所以学院更应该把资源集中在这些仙人子弟身上,专心培养仙界人才,才能
发掘出更重要的宇宙奥秘,比别人更占优势,让别人不得不拿出他的研究成果来
跟你交易。

十多年前他就了解了,当时收容他的仙师去世了。享年三百多岁,还没有封
神,就向冥界报到了。

这对仙人来说,是年轻了点,不过这也是个人的特质问题,他时候到了。

虽然他也了解,对仙人来说死亡不过就是另一个生命形式的开始,但他更了
解一点,能控制自己维持现有形式的时间长短,是因爲力量的差距造成的!

师父的死让马成金有所体悟,不是因爲成仙了,身爲人的烦恼就消失了。

所有的问题只是延后了。比起凡人,仙人有更长的时间去面对生命的问题,
也等于给了他们更多机会去破除生命的限制。

而他会掌握根多的资源,并参破生命之密。这是他的天命,至少他自认爲如
此。

“马大师,您在吗?”一声甜腻的呼唤从实验室门口传来,把马成金从沈思
中唤了回来。

“进来吧,记得把门锁上。”马成金坐在翘着二郎腿不停的摇晃,一张大脸
流露出喜气。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走进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足清亮的高跟鞋,一个是带
着犹豫的布鞋声。

“马大师,”这一声呼唤,尾音拉得又长又细,把马成金体内的火焰,加了
三分上去。“你奸大的雅兴啊!在观赏您美丽的院子吗?”

马成金转过头来,看着这两个人。

踩着高跟鞋走进来的人是萧妮妮,她一样穿着她的白色医师服,神情非常愉
快,与她略带苍白的脸色不太协调。而她身边跟着是一个不是很高的少女,穿着
高中部的运动服,裸露在短袖衣裤外的肢体纤细,一张白皙的小脸有几颗雀斑,
也还算是端庄秀丽,只是两个大大的眼睛显得空洞无神。

“今天这位,是高中部的夏同学,跟马大师鞠躬。”少女恍惚的向前倾身,
然后又交手站在一旁。

“你的手法还是这麽奸啊!呵呵呵呵……”马成金拨开少女的长发,看向她
脖子插着的一支金针。

“唉啊!这要托马大师的福啊,如果没有马大师的独门合金,一般金针也不
能抽那麽细那麽长,还能这麽有效的传导法力啊!呵呵呵呵!”萧妮妮掩嘴媚笑。

“她也是俗家的子弟?”

“是啊,这位夏同学身体不好,而且刚刚在教室被欵侮了,跑到我那边去,
我给了她一些药让她休息,顺便带她来让马大师训一下话,让她更聪慧一点……

马大师……要我先训诫一下吗?“

马成金点点头,躺到椅背上去。

“夏同学,身爲一个俗家子弟,是不能违抗仙家子弟的,你知道吗?”

萧妮妮在学生旁边踱着步边说着。

夏同学杲呆的点点头。

“所以我现在要惩罚你,没有意见吧?”

少女又呆呆的点点头。

“腿张开!”

这时候少女的脸红了起来,身体似乎想要依照命令,却又抗拒着。

“唷,想反抗啊?那我只好直接惩罚你罗!坏学生!”

萧妮妮靠近了她,把双手伸进她贴身的衣服里。

少女的脸上露出抗拒的表情,但身体却没有动作。

“这俗家女孩真的很糟糕,萧老师可要奸好惩罚她!”

“呵呵呵呵,一定一定。”

因爲衣服很贴身,所以萧妮妮手部的动作马成金看得一清二楚。

“马大师,你看,这是她的乳房喔,这俗家女孩没有别的长处,就只有这一
对乳房这麽大、这麽软,有没有常常用这乳房去诱惑仙家的男同学?”

衣服里的手包围住乳房,缓慢的在揉动。

“嗯……没有……我没有……”少女迷迷糊糊的回答,意识显然不是很清楚。

萧妮妮是个用针高手,指劲很强,只见她手指一夹,两指一分,就把里面的
内衣扯断了。

挣脱了束缚,乳房立刻弹开胸罩,摊在萧妮妮的手上。她推高胸罩,捧着乳
房让她不停摩擦着上衣。

“嗯……不要……嗯……”少女轻细的呻吟声吐了出来,呼吸逐渐急促。

“唷……乳房很敏感嘛?咦,马大师,你看看衣服上的突起,她的乳尖居然
硬起来了呢。”

马成金看得呼吸急促,真是的!这女孩怎麽这麽淫秽,这样摩擦就硬了!

上次的女孩可不会这样!“

“就是啊,这麽快就硬了,你还是第一个喔!一定要惩罚一下!”说着用力
的往乳尖上捏了一下。

“啊!”她身体颤抖了一下,显然真的是属于乳房很敏感的那种人。

萧妮妮在持续揉着乳房,另一只手拉了出来,硬插进少女微张的嘴里,把手
指弄得湿湿的,然后从短裤的上方,慢慢伸进裤子里。仙道学院的运动裤很贴身,
裤子两侧爲了方便活动,也稍微向上拉擡露出不少大腿。

喔!要到重点部位了!马成金吞了一口口水。

看着少女开始颤抖的身体,她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要破侵犯了吧?

裤子里,手形状的隆起越过小腹,抵达厂短裤的底部。

“啊……不要……”少女羞红了脸,但身体仍然只是发抖着。

“哎呀!马大师!这个小女生的蜜毛好多喔,不好找耶,她一定是个淫荡的
小鬼喔!”萧妮妮刻意在少女耳边说。

“我……我没有……啊!那里……”手指似乎到达蜜穴了,她的臀部反射性
的向后缩了缩。

手指在裤子底部来回的活动,让马成金的视线一值盯着那里。少女的呼吸急
促了起来,渐渐发出难耐的闷哼。

“喔,一碰里面的淫液就流出来了耶,你这个淫荡的女学生。”

“嗯……嗯……没有……没有……”少女肩膀缩了缩,头也微微的摇晃。

“那我们来让马大师看看,是不是已经湿答答了,好不好?”

“不……不要”少女的声音惊慌失措,但却仍直挺挺的站着。

玩弄乳房的手来到双腿之间,慢慢把包围着私处的裤底用力向旁边拉扯,裸
露出少女最敏感的部位。

“不要!”萧妮妮修长白细的食指与无名指正上上下下抚摸着大蜜唇,已经
微微张开的唇办里,小蜜唇颤抖着发出淫靡的水光,被湿淋淋的中指来回拨弄着。

“不要……不要……喔……”手指不停的拨弄,让少女的呼吸更加急促。

“马大师,你说她是不是湿啦?”

“嗯嗯,在惩罚你你居然湿成这样!萧老师!你要更严厉一点才行!”

“对啊!怎麽可以湿成这样!这还算惩罚吗?”说着,萧妮妮的中指就慢慢
压在蜜唇的缝隙上,然后陷了进去。

“喔……喔……”蜜穴被侵入的感觉,让少女发出阵阵呻吟,萧妮妮缓缓的
抽送手指,一边还用拇指去拨弄逐渐红肿的花蒂。

“不……喔……不要……喔喔……”蜜汁染湿了萧妮妮的手,蜜汁还在不停
涌出。

“还在流耶!真是太过分了!不好奸惩罚你不行!”萧妮妮加快手指抽送的
速度,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去轻捏着已经涨红的花蒂,身体里闷烧的欲火让少女无
法克制的仰起头来。

“不要……老师……喔啊……哼……喔……”呼唤声已经逐渐被快乐的呻吟
取代,少女双腿颤抖,几乎要站不住了。“老师……我……喔喔!我站不住了…

…“

“要不要老师继续惩罚?”

“……思啊……哼……要……老师……我……喔……”少女双眼含着泪水,
竟自己在要求萧妮妮继续这淫靡的动作。萧妮妮不知道对她下了什麽手法,少女
的自制力似乎很脆弱。

萧妮妮看着马成金带着血丝的大眼,决定结束自己的表演“马大师,这个女
孩太顽劣了,我实在无能爲力,可能要大师来帮忙惩戒她才行喔!”她收回抽动
的手,让激烈喘气的少女一个人慢慢软摊坐下。

“嗯……好吧……既然如此,同学!把裤子脱掉!”

少女已经神志不清了,她乖乖的把沾湿的裤子脱掉,裸露出白嫩的臀部,娇
羞的坐在地上。“过来,把屁股朝着我!”

“是……”少女一离开原位,地上就显现出一块被蜜汁沾湿的痕迹。少女羞
怯的爬近马成金,把赤裸裸的臀部朝向她。

好嫩的屁股。远远看起来细瘦的大腿,近看还足挺丰腴的。喔!少女的蜜汁
正沿着大腿滑落!亮晶晶的,真是大诱人了!

马成金往前挪了挪身子,然后裤子一拉,露出早巳频频颤动的南傍国。接着低
下身子,双手往少女的大腿一抓,在少女的尖叫声中,把少女的下半身,擡到了
自己的腿上,一挺腰,南傍国就进入了少女的蜜道里,发出“滋”的一声。

这椅子的高度不算很高,但少女还是有一种被倒吊起来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只是被逗的酥麻麻的蜜穴里被塞进了东西,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下次要听老师的话知不知道!你们这些顽劣的俗家弟子!”马成金的大手
用力在她屁股打了一下,立刻整个柔嫩雪白的屁股红了一片。

“啊!痛!思哼!喔喔!知道……下次会听话……喔!”少女被激烈的抽插
动作顶的无法用手撑着身体,便跌得趴在地上随着抽插动作晃动。

马成金边打边挺腰,少女一下子喊疼,一下子发出淫叫。,“马大师,那您
就慢慢教训这位同学啦,我可不可以再跟您先拿一点合金,最近要做一些示范教
学,想让医学院的学生都看看您了不起作品啊。”

马成金气喘嘘嘘的挺着腰,让倒悬着的少女顶得不停淫叫,“喔!你自己拿
吧!你知道怎麽拿那东西不是吗?别在我施教的时候打扰我,记得出去的时候把
门锁上!”

“呵呵呵!那不打扰您了,这女孩您教训完了,跟她说回去休息,她就会自
己乖乖回到医务室了,先谢谢您罗!马大师!”

“好了,快滚吧!呢喔!”马成令过河拆桥拆的很快,他完全不想理会萧妮
妮,只想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娇嫩年轻的肉体。

咛,喜欢性虐待幼齿女娃的死拦头,噁心的男人!萧妮妮离开时- 脸嫌恶,
她心想,好好享受吧,你们这些废男人亨受的机会不多!


第三十三章制裁者

在小真她们穿过柳之扉,到绋蝶家后不久,大批放学后的世族学生也来到柳
扉之塔,陆陆续续回家。

张冰凤也正从教室要前往柳扉之塔,身边已经有几个女同学从衆人暗地里的
竞争中脱颍而出,严然成爲张冰凤的新跟班。

被班上一群想巴结她的女人纠缠,其实也是很累的事情,每个人都净说一些
无关紧要的奉承话,听没几句就腻了,让张冰凤无聊得要死。

跟李桔菊吵架,对她来说也不好过。她跟李桔菊、王小妮她们在一起也一年
多了,三人的默契还不错。李桔菊、王小妮都很熟悉她的个性,知道怎麽配合她,
而且畏惧她,把她当作领袖,她喜欢这种感觉。

但是李桔菊到底怎麽了?最近都很冷淡,老找她吵架,而且还顶嘴!真是莫
名其妙!

张冰凤觉得自己也不想老是要威胁她,老拿她家法器供应的事情来压制她。

说真的,以她娘亲张美凤严谨的个性,张冰凤想要在“张凤”的家族事业上
插什麽嘴,娘亲是不会答应的。张凤的领导人如果会受女儿的意见左右,那张凤
这庞大的事业早就倒了。更何况她根本难得见到娘亲的面,有如何能说长道短?

“你要我提醒你,你家有多少法器是我家供货的吗?”

这句话对张冰凤来说,只是一句生气时的口头禅,是个没有实质意义的气话。

不过她很喜欢这句话说出来的效果,李桔菊总是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立刻鸦雀
无声、脸色苍白。她在这时候才会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仿佛是个不得侵犯的女王。

想起李桔菊的表情她忍不住想发笑。

算了,每次她只要一把这句话说出口,李桔菊就会生气好几天不说话,过两
天等她气消了,再找她们去别墅玩吧,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呵呵呵呵。

正当李桔菊一个人得意的笑起来,一群跟班莫名其妙的时候,走廊前方不远
处正走近了三个女子。

这三个有深色肌肤的女人穿着黑色薄纱,走路时身上不停传来首饰的碰撞声
叮噹作响,她们面无表情像是阅兵队伍似的,直往张冰凤她们走来。

唷,是仙母曾经带来教室旁参观的外国学生嘛,看她们的穿着与嚣张跋扈的
神采,大约又是某某小国的贵族吧?这种嚣张跋扈的傢夥最讨厌了!异族、异国
学生还有那些俗子,都是难以理解,又不懂她张冰凤高贵的没用人种,这些人还
是应该早早从学院消失才对。那些跟班当然也认同张冰凤的看法,于是一群人就
不停窃窃私语的说这三个人穿着有多曝露、多没气质。

两队人马所在的地方是走道不宽的走廊,一边三人是采用二前一后有如三角
形的队伍,而一边的高中生们是排成一横排热烈交谈着,两边都没有让路的意思。

站在前头领队的少女停下脚步,后面的人立刻站到前面来,用夹着奇怪腔调
的中文对她们说:“无礼的人,让开!”

张冰凤一行人中在最外侧的同学,被那个异国女子的气势所镇摄,不由自主
的让出路来。张冰凤却是下受影响,站了出去。

“请问阁下是哪个国家来的同学?这条路那麽大条,爲什麽需要我们让路呢?

你们大可以从旁边一直线走过去啊?“

“无礼者!你知不知道这位高贵的阁下是谁!”站到前面来的女子大声的吼
了出来,把其他女孩子吓了一跳。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张冰凤在学校除了老师,还没有屈居于谁的下风过,
她插着腰不可一世的鄙倪她们。

“无礼!你面前的高贵者,是高芙兰十一世。撒蒙其亚。丝蒂娃阁下,鞑鞑
帝蓝圣国大使,你们敢挡住大使的去路!难道贵国人民都是挡路的野狗吗?”说
话的女子一脸严术,但双眼睛里透露着得意与骄傲。

张冰凤本来听到对方是一个没听过的国家的大使,本来想找个藉口,停止纠
纷让自己下台,没必要跟这些化外之民一般见识。但是当她最后听到“挡路的狗”

这个字眼时,她的火气又涌了上来。

张冰凤站到路中央,“呵呵呵呵,你们是学校的客人,可不是我张冰凤的客
人。今天我就是要站在这里聊天,你们还是绕道过去吧!”她擡起下巴,不可一
世的鄙呢着眼前的三个人。

这个可能是护卫的女子,回头看了那个可能是大使的女子一眼,那矮个子的
女子点了点头,前头的女子回过头来说:“无礼者,接受惩戒!”。

黑纱女子双手张开,左右手臂上的一只银质手环就突然放大,脱离了手臂滑
到手中,然后用异常的速度在她手中旋转起来。

“妨碍阻挡贵族者,一律处断臂之刑!”她手掌一送,两个高速旋转的光圈
画着弧度飞了出去,这光圈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划过张冰凤的手臂。

对方一张开手的同时,张冰凤就把右手优雅的转了一圈,手臂上不知何时出
现了一串亮晶晶的佛珠,她默念着咒语往前一送,一颗佛珠脱离珠串送了出去。

那光圈一近张冰凤的身,就被一双粗壮的手臂给击开,“碰”的一声巨响,
一对变形的银质环刀反射到墙壁上,劈入铁刀木质的墙壁里。

张冰凤的跟前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尊等人高的泥塑罗汉,击中银环的就是他
一双粗壮的泥手。

泥罗汉双手合十,向张冰凤点了点头,然后坐在她的跟前,一动也不动。

“呵呵呵呵,这是我的小小保镳,你能通过他的跟前算你有办法!”好险,
还好我咏咒的速度够快,下然就真的要被砍断手臂了,张冰凤嘴上得意,冷汗却
已经从额头流了下来。不过这三个人到底是什麽人?居然敢在学院里面任意伤人!

还有一件事也很麻烦,自己私自召唤“守护泥尊”,回去可能会被娘亲责駡
吧!

那个女护卫眉头一皱,抓着手指上的两个戒指丢在地上。那戒指从一侧断开,
断开的位置分别化爲前后脚,放大,然后变成两头亮晶晶的银豹。

“反抗惩戒!死罪!”女侍两眼发出冰冶的视线,立下判决。

“住手!”张冰凤的一群人的背后传来铁燕华仙师的呼唤。

铁燕华是被刚刚那一声巨响吸引过来,她走近两群人马,看着这一触即发的
情势。

她先向异国女子掬了躬,“您好,您应该是昨晚刚到的鞑鞑帝蓝大使吧?

我们同学年幼无知,如果有什麽地方冒犯您,我们会以我们学院校规处理,
还请您多多包含。“

这句话说得谦卑,但是事实上真正的意思是说,你在“我们仙道学院”

里,跟“我们的学生”起冲突,要是我们学生有什麽冒犯,那也是用“我们
的规矩”处理,你们没资格在学院里动刀动枪的吧?

那个被称爲大使的少女向那个女侍卫使了个眼色,女侍卫便向两头银豹吹了
个口哨,并伸出双手。银豹向女护卫手中一跳,变成了两个戒指落在她手中。女
护卫收回戒指,就回到女大使背后。

张冰凤看对方收回了银豹,也把守护泥尊收回珠串里,那串佛珠立刻在她手
上消失。

“我们只是要经过这里,被她们挡着了路,如今路已经让开,我们也没有意
思与贵学院优秀的同学们发生争执,至于校规处置的问题,我会跟你们的校长再
谈谈。”她的态度也很明显,发生争执是你们学生的问题,我不会善罢干休,我
一定要你们校长来给我公道!

那个少女大使原来也是会说中文的啊!这让张冰凤有点惊讶,虽然还是带有
一种独特的腔调,但说的比刚刚那个女护卫奸得多。那麽刚刚起冲突的时候爲什
麽闷不吭声呢?

张冰凤第一次有架子摆输人家的感觉!可恶!

那个少女大使带着护卫,经过张冰凤旁边,头也不回的走了。

铁燕华看对方走远,就在张冰凤身边说这种不成熟的行爲不像是你会做的,
我姑且把事情当作是对方不知我们习惯而做出的挑行爲,下次看到她们就避开吧。



铁燕华一向是学校中保守势力的代表,对张冰凤也期许有加,因此张冰凤只
得听从铁燕华的话。

“是的,老师。”张冰凤乖乖的回应。

“嗯。”铁燕华没说什麽,就走了。

张冰凤觉得自己最近有点不顺,先是跟朋友吵架,接着又遇到这种异族疯子。

或许回去找舅舅问一问,看是不是该改个运还是怎样。

“哼!这些异国的贱民真是缺乏教养!”丝蒂娃大使离开了以后:心里还是
相当忿忿不平。如果是在鞑鞑帝蓝,就不会有人敢跟顶着血红之月的她这样说话
了!

丝蒂娃长的不很高,但活泼秀丽的脸庞上有着深邃的大眼睛与高挺的鼻子,
深黑如缎的长发,在尾部向外卷起,显现出她严肃外的年轻气息。还有她的一副
好身材,在长年严格训练下,一点赘肉都没有。

血红之月,也就是她们头链上的吊着的红色弯月型宝石,是鞑鞑帝蓝“制裁
者”的象征,她们相当于是国家栽培的思想警察兼刽子手,专门用来屠杀违背神
殿训示的愚民与罪犯。在男尊女卑的鞑鞑帝蓝国内,即使是男人也会对她们礼让
三分。

这次神殿一通知她,她就立刻马不停蹄的从国内赶来。

如果不是听到要制裁右大臣旖理兰达家的女儿碧莎,她也不会这麽兴奋的赶
来。

“哼,都是那个下贱的女人,害我必须在这里忍受异族的污辱。”

碧莎是鞑鞑帝蓝右大臣的女儿,而丝蒂娃是左大臣的女儿。

鞑鞑帝蓝的贵族中,这几年改革派与保守派一直争相不下。以前神殿一直站
在保守派这边,有了祭司们的支援,改革派始终不成气候。但近几年神殿里中许
多新一代的祭司站上主祭的位置,使得改革风潮也在神殿中吹起。

右大臣所支援改革派开始擡头,让一向在贵族中居领导地位的左大臣家族,
备受挑战。而两大臣家中,年纪相近的两个女儿,不免变成比较的物件。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长得很可爱啊!”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聪明伶俐,很多人都喜欢她!”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考进神殿了!真是了不起啊!”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备受祭司们的赞赏,真是了不起啊!”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当上助祭了!真是了不起啊!”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要出国当学祭了!真是了不起啊!”

“听说右大臣家的碧莎……”

从小到大她的耳边就不停的出现“右大臣家的碧莎小姐”有多麽优秀,多麽
爲她家族争光的讯息,即使她不想听,她也会在仆人的闲谈中,听到这样的八卦。

听说碧莎长得可爱,丝蒂娃就偷偷的去看,觉得自己不比她差。

听说碧莎聪明伶俐,丝蒂娃觉得自己灵活反应快,与碧莎相比不惶多让。

后来传来碧莎考进神殿的消息,丝蒂娃也偷偷去考过神殿助理,但是她没有
上榜。

她当时非常的怨恨懊悔,自信心也开始崩溃,开始对碧莎感到害怕。

“原来这种事情是碧莎做得到,而她做不到的!”

于是她只好避开碧莎工作的神殿,转而在皇室里求生存。不久她就在皇室的
少年养成班中表现突出,而进入少年警备队,后来更以绝对的忠诚升格爲执法部
“制裁者”部队的小队长。不过,由于在鞑鞑帝蓝国家中,祭司的地位最高,其
次才是王族、贵族,因此,她也始终认爲自己的能力屈居于碧莎之下。

年长一点以后她自己也慢慢理解,其实她幼时隐姓埋名去参加神殿考试,根
本是错误的,不然以她左大臣家在神殿里的人脉,怎麽可能考不上?不过她所不
知道的是,即使她搬出左大臣家小姐的头衔,也进不了神殿的核心。

因爲大祭司们要的是能操控手中的玩偶,自然不可能将同是盟友的左大臣家
小姐,带入这黑压压的权力角逐场中。

后来国内改革派似乎比较占了上风,大祭司会议居然批准了愚蠢的“炼金技
术补完计画”,开始一连串学祭出国的风潮。左大臣家的人更加日益担心,自己
归属的保守派恐将失势。

没想到就在此时传来碧莎私自解下贞操带的消息!保守派贵族立刻打蛇随棍
上,抓着这件事情猛咬,逼得右大臣主动到神殿下跪罪己,并与碧莎脱离父女关
系。

“不要杀她!把她带回国内!我们要想办法让这个事件吵得更久一点!

这样对我们在大祭司会以及贵族议院中,等待通过的锁国计画案比较有利!



于是在保守派的运作下,制裁碧莎的工作,就落在初任小队长的丝蒂娃身上。

丝蒂娃有一种彻底解脱的感觉。从小被压抑在“碧莎小姐”这名字下长久一
来的怨气,好像终于得到疏解的机会!

其实丝蒂娃比较希望直接杀了碧莎,好让有生以来最大的压力来源,彻底浩
失。但是她不太可能这麽做,她必须顾及父亲的利益。

除非,碧莎拒捕。

是的,除非碧莎拒捕,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的杀死碧莎,而且把拒捕的影像
传回国内,让右大臣家被彻底鞭伐,也能让改革派遭受严重的打击!

只是她不认爲碧莎会如她的意拒捕。没有一个鞑鞑帝蓝的贵族会笨到这麽做。

如果乖乖回去,说不定还可以在权力折冲中,保住一命。右大臣一定也会要
碧莎认罪回国,这样改革派的损失也能挽回几成。

但是出乎意料的,丝蒂娃到仙道学院时,碧莎居然失踪了!一个带罪的人,
没有等待执法部的处置,反而私下逃亡!这是对鞑鞑帝蓝神殿的严重藐视!丝蒂
娃如果大瞻一点,直接把她杀死,也不会有人说闲话的!

一开始丝蒂娃听到她失踪的消息很高兴,但经过一整天的搜索,始终没找到
她,这又不得不让丝蒂娃着急起来。

“仙道学院对人员的掌控实在太松散了!像我们国内的炼金学校,任何人在
哪里、有谁进出何处,都管制的一清二楚!这是我们最引以爲傲的!”

她曾向仙母这样抱怨。

但对方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任何善意的人,都可以自由来去学院不受
管制,这也是我们引以爲傲的。”

气死了!这学校的人居然一点部不清楚自己的过错!丝蒂娃气的脸部扭曲。

其实学院有什麽错?脚长在人的身上,碧莎想去哪,学院根本管不着。

当然对丝蒂娃这个“制裁者”来说,她并不懂,她只知道自己要追杀的人不
见了,而她想随便找一个人来爲此负责。

学院方面无法提供有效的帮助,下午后她只好门己到处追查线索。但到目前
爲止,线索实在有限。尤其是最常跟她在一起的那个阿帕族男子回国去厂,这一
点让丝蒂娃少厂很多有利的消息来源。

唯一的线索,是她房间里的水品球被带走了。

“唉……等待吧。无知们曾说,等待可能是找寻解答的方法之一。”


第三十四章始动

图书馆到了休息的时间。

柜台边,小萌坐在比她高大的椅子上,努力的把资料输入一个大玉镜中,她
两只脚悬在空中,像是个顽皮的孩子不停的晃来晃去。她拿着毛笔,点在一张一
张的借阅资料上,然后把上面的文字缠起来,丢到玉镜里去,像是在丢一驮一驮
的黑色毛线。玉镜里的那一条一条文字,自己解开依序消失。回覆空白的借书卡
被放置一旁,可以明天再用。

小萌那张比别人小一号的稚气脸蛋泛着红光,小小的鼻头与细细的眉毛偶而
会皱了起来,圆溜溜的双眼不时露出恍惚的眼神。她甩甩头集中精神继续手上的
工作,脑袋后面扎着的两条小马尾也跟着甩荡。

小萌喘着气,在椅子上的双脚近靠在一起摩擦了两下,双眼又流露出恍惚的
神态。

不行……工作会做不完……她连忙又集中精神在手上的工作。可是脑子里不
时有昨晚的画面在飞舞。好想要……昨天那个奇怪的……东西……让小萌好舒服
……。虽然有点痛,但是那种又痛又舒服的感觉,小萌好喜欢……

不行……要赶快做完……那个凶巴巴的姐姐说没做完工作不可以进去……好
讨厌……贝姐姐也很想进去吧?

今天下午小萌看到依莎贝的时候,她又换了另一件苏格兰式的制服,这次是
红底黑格子的外套与短裙,她真的很喜欢穿黑丝袜,今晚她又穿来了。

晚上在搬东西的时候,小萌不小心看到了她裙底的风光,发现在裤底的位置,
有一块黑丝袜顔色更深些……那是濡湿的印痕吧?依莎贝似乎也察觉小萌发现了,
她只是红了红脸,又装着没事继续搬东西。

小萌……小萌也湿了啊……黏答答的裤底一直贴着敏感的蜜唇,这奇妙的触
感的小萌好难受。小萌缩了缩身体,手一直想往裙底摸去,但是如果一去抚摸,
一定会停不下来的……

身边的桌子旁,依沙贝走近了她,把一堆刚刚拿去封印好的书放在回收篮子
里,念着咒语,篮子就自动往上弹起,那些篮子里的书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准确
的被飞进了它该放置的书架里。

小萌停下了手边的工作喘着气,“贝姐姐……可不可以叫高姐姐她们来做…

…小萌不行了……小萌那边一直噗滋噗滋的冒出黏黏的东西……而且身体好
奇怪……头也好昏……小萌好想要那个……“说着说着小萌的脸更加羞红了。

依莎贝也露出恍惚的眼神。她的眼睛原本是漂亮的蓝色,但现在却混杂了浊
的阴影。拥有鲜明的轮廓与直挺的鼻子,依莎贝她平常走路足擡头挺胸非常端庄,
无论任何人都可以看的出来,她体内优雅的法国美女气质。但今天整个人像是泄
了气的皮球,没什麽力气,一头及腰的金色卷发也无力的披垂着。

“学姊跟老师她们,大概没办法来帮忙吧……她们现在都在接受主人的洗礼
……一她的脸上流露出现一种不曾在她脸上流露过的渴望表情。

小萌也一脸羡慕的说:“好好喔……小萌也好想要……”她双手握拳,身体
因爲越来越强的饑渴而颤抖。

“我们还是赶快把工作做好吧……等一下就可以换我们了……”两个人的双
眼水汪汪的又再度陷入恍惚中,然后她们只得无奈的继续完成手上的工作。

“喔喔喔!进来!快进来!求求你用力的插进去!快!”

“啊啊!爽!好爽!好爽!这样动!喔!”

“不要!不要这样啊!呜呜!”

三个身影在触手围成的圈圈中颤抖扭动。年纪最长的老师躺在地上,她戴着
看起来有点刻版的方形眼镜,梳着中规中炬的发髻,不过她现在发髻已经乱掉了,
眼镜底下的双眼满是泪水,她的身体几乎是对折的,她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让
大腿压在自己的乳房上,淫靡的下半身整个赤裸裸的曝露出来,她似乎觉得这样
的姿势才能让触手彻底的玩弄她。她米色的内裤早被触手扯断,小蜜唇被几条小
触手拉开,红肿的花蒂被无情的搓揉,一条粗大的触手正慢慢插入,让蜜肉不停
的因爲渴望而收缩。

旁边还有两个少女,也同样陷入欲望勃张的状态。

一个头上绑着许多小辫子的少女,整个人侧躺在地上,贴身的上衣下好几条
隆起的痕迹,显然有数条触手正在玩弄她的乳房与上半身,她也热切的用自己的
手指,隔着衣服捏着胸部上那个明显的突起。下半身宽大的裤子被拉到膝盖,她
的双腿用力的把裤子撑开,好让腿张的更开。触手抽插的地方冒出阵阵血丝,但
这个处女显然一点都不觉得疼痛,还灵巧的扭动腰肢,小屁股摇摆出淫靡的姿态。

另一个穿宽松白衣服的少女意志力似乎比较坚强,她的手还有力气撑着地板,
不过她长裤已经被直接撕开,像两条黑色长袜似的挂在大腿上,和套着白色长靴
的一双小腿不停颤抖。她的衣服里,一对丰满的乳房不停的上下抛动,显然正被
触手激烈的玩弄。

下半身的白色的小裤裤底,虽然没有触手在玩弄蜜穴,但早已经湿成半透明
状,蜜穴自己盛开到极限,在半透明的裤底也可以明显看出花蒂兴奋的肿胀着。

没多久三个人都被粗大的触手插入,声嘶力竭的发出淫荡的叫声。

王小妮与李桔菊在一旁噗滋噗滋的享受触手的抽插,一边看好戏。

“好像……很爽耶……”王小妮被抽得舒服却又羡慕眼前被玩弄的三个人,
“她们被洗礼……好像特别舒服……”

其实李桔菊也很好奇,单单触手的技巧就足以让所有女人欲仙欲死,难以自
拔了,爲什麽还要用这法阵洗礼呢,难道是需要那些不会思考的性傀儡来做杂事?

可是,像今天去宿舍搬回那个异国少女的水晶球,这种粗重工作也还是叫她
跟王小妮做啊!那些被洗礼过的人做事能让人信任吗?

“喔……喔……你白癡喔……萧老师不是说……这些一被法阵洗礼过的人…

…再被王玩弄……就都会变成性傀儡……我可不想变成……不会思考的白癡
……“

她们两个人已经都跟着萧妮妮一起叫这触手“王”了。

有什麽差别吗?王小妮想,她跟这些詖洗礼过的人一样,都沈溺在触手带来
的快感中,希望每天都被触手玩弄,都一样爲了被触手玩,愿意去做任何事。

要说有什麽差别,就是外面那两个学妹像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了,李桔菊要
她们做什麽,她们完全不会反抗,非常顺从。

但是……但是她们被触手玩弄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更刺激啊……完全抛弃了
羞耻,被触手玩弄到翻白眼、口吐白沫、直到昏死……真的那麽爽吗?

王小妮也好想体验一下接受“洗礼”的感觉。她看着圆圈里的那个图书馆老
师,便学着她躺在地上,然后擡起脚紧紧抱在胸口。

“喔……这个姿势……好像插的比较深……嗯……啊!好爽!小菊!我好爽!

一哼,王小妮这蠢货。她根本不晓得这个“王”的价值。许多现在有名的女
人,都被传闻跟这个“王”有关系。现在她变成了释放“王”的功臣之一,应该
会有好处吧?

但是萧老师好像不怎麽重视她,反而对那个异国少女比较感兴趣。昨天就一
直跟她耳语,不知道在说些什麽,还帮她把水晶球搬来。今天老师好像带了什麽
东西给她,两个人躲在一大排的书架后面,不让她们过去看。还有李意洁,她到
哪去了?昨夜她清醒了以后就没看到她,白天上课时她居然还缺席……也好,早
就看着该死的俗子不顺眼了!每次考试都在抢锋头……

不管怎麽样!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点好处!说不定……我也能像传说那样…

…喔…

…不行……好……好爽……已经……不能思考了“喔!一直顶到那里……

啊!啊!不行了!我……啊!要……要高潮了……啊!“

“小菊!我也是!好爽喔!啊!啊啊啊啊!”

蜜穴口流出触手喷出的液体,两个人摊成一团,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王小妮高潮后根本抓不住自己的脚,直接跨到李桔菊身上。李桔菊爽的没力
气理她,任她把脚放在自己身上。她们都感觉到触手退出自己的蜜穴。

听声音研判,那三个受洗礼的人也高潮了。触手应该会像昨天一样继续玩弄
她们,直到她们昏死过去吧?

不过出乎意料的,那三个高潮后的的声音,并没有再度发出激烈的淫叫。

有点奇怪,李桔菊挪动了一下酥软软的身子,半眯着眼看了一下。

咦……那些原本围绕成一圈的触手哪去了?不对!触手都不见了!难道……

难道老师带着王逃走了?不会吧……她刚刚明明听到书架后还传来呻吟声…



李桔菊把王小妮的腿甩到一边,撑起没有什麽力气的身体,跌跌撞撞的爬到
书架后面去。

没有!没有……李菊桔搜查一层层的书架后,都没有他们的身影。不会吧-.
就在她走到最后一个书架的时候,一阵暗沈的紫蓝色光在书架后冒了出来。

李桔菊快步走了过去。那是什麽?这光线……

李桔菊只往书架后面看了一下,就昏倒了。

她在书架后面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纸片以及两个令她难以忘记的东西,不过东
西虽然诡异,却还没有惊骇到昏倒的程度。让她昏倒的是一种力量,一种直接贯
穿她脑袋的震撼,让她在激烈的冲击中昏死过去。

那两个东西是什麽?

似乎是一个男人与一个裸女。

那裸女很吸引人的眼光,看那身体的比例这裸女似乎是个少女。这个裸女头
上带着镶着宝石的银色金属面具,面具像是一个头套,遮住了双眼双耳,嘴巴有
一个管状的拘束具,把她的嘴巴撑开。乳尖上有两个小环,夹着充血红肿的乳尖。

她的手直挺挺的贴在身体两侧,垂落在臀部旁的手腕,被一个金属的铁环跟
脚踝拙在一起。她的腿弯了起来,小腿与大腿贴在一起,上面绑着两圈的触手,
让大腿大大的张开。这个赤裸的少女,在颈部、腰际、乳房、大腿根部等等,都
绑着黑色的触手,下停的滑动。

颈部的几条触手不停的从拘束器的管状开口,进入她的口腔。开口中,可以
看到舌头与触手彼此逗弄。

乳房上的触手把整个乳房圈了两圈,又挺又大的乳房在触手的滑动中缓缓的
波动。

触手的前端,不时去触碰硬挺的乳尖,以及乳尖上的银环,让她们抖动。

腰际的触手不停的抚弄着雪白的腰与背,触手的头部则从背后,贴着臀部的
峡谷,绕到下面从下方进入了她的身体。

大腿根部的触手除了爱抚大腿,也不停的在被撑开蜜唇与花蒂上,来回逗弄。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少女似乎很享受,自己不停的扭腰去回应触手的动作,
而且蜜穴自己一阵一阵的收缩,每次放松,就喷出一点蜜汁,从中空中滴落。

而发光的正是那个看起来像是男人的“东西”。

那个“东西”,像是一个人被剥去了外皮,感觉上像是露出了皮肤下的肌肉
血管,那些血管肉块似的部位在紫光中,莹莹闪动着光芒,而头部眼睛的地方根
本是黑幽的两个窟窿。这恐怖的景象,在李桔菊昏倒后还深深印在眼底。

“哼,就跟她说不准过来,还跑过来看王,我看她的眼睛大概也已经被烧坏
了,这样的废物了,乾脆抛弃算了!”萧妮妮身上的衣物被扯的乱七八糟,白色
的医师袍上到处是湿黏黏的渍,显然足被彻底的玩弄过,不过她却神采奕奕。

碧莎就坐着她旁边,她的黑色薄纱绕在腰际,乳房与下半身都赤裸着,身上
也到处沾着一点一点的黏液,尤其是腿间与大腿,整个丛林更是湿黏黏的。她疲
倦的脸上表情很复杂,带着惊讶、骄傲,但又闪过一丝丝不安的表情。

“不,现在是用人之际。合金不是还有剩?她的眼睛就让你玩了。”声音低
哑嘈杂,这说话的“东西”,正是那个看起来像被扒了皮的人体,他的手向旁边
的裸女伸了过去,“妮妮,你的仙医技术越来越奸,恐怕已经超越我了!连潜能
天命都能用这样的方式逼放出来,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他的手抓在少女柔软的乳房上,只是抓在乳房上的手指,竟往不同角度扭曲,
不像是正常人的关节。

其实靠近仔细看,那双手,哪是什麽手!那手掌的部位上,看起来像是被剥
了皮呈现出来的血管肌肉,其实都是大大小小不停蠕动的触手!那触手聚合成的
手掌,用一种诡异的姿态分散开来,将乳房整个裹住,用力的揉挤,硬挺的乳头
更被紧紧包夹,并轻轻拉扯着夹在上面的银环。那乳房被这样搓揉,这个女体似
乎不觉得痛苦,反而立刻愉快的颤抖起来,乳尖也更加的涨红,发出红宝石般的
光泽。

“王啊……这是哪儿的话!我怎麽比的上您?想当年我的仙医术还足您啓蒙
的,而且如果不是您赐给我跟碧莎两个人这麽强大的法力,我们即使知道方法,
大概也一辈子无法完成这个”破阵人祭偶“啊!”萧妮妮看着那个女体的反应,
她自己也跟着饑渴了起来。“而且,最重要的部份,还是您的法具跟碧莎的”葵
紫宝石镶银面具“,有了他们才能封住这小妮子的五感,进而用仙法激发她的潜
能啊!”她说的法具就是指触手,萧妮妮整个贴近了“王”撒娇,不过这“王”

似乎对这个被纠缠捆绑的女体兴趣比较大。 .“亏你能找到潜力这麽大的破
阵后裔,花了不少心血?”在“王”的玩弄下,女体的呼吸又更加急促。

“是啊,这个俗家弟子是我找到了物件中,血统最浓的……”萧妮妮看工好
像对这作品比较感兴趣,也就不再磨赠。

这麽说,这个被触手捆绑,又被罩着面具的女体,竟是失踪的李意洁!

“还能再用一次吗?封印天书一破,值星室就会有了警告。”王“想,再不
离开这里,不免要跟仙道学院的衆仙师正面冲突。但这密室外的”九曲青龙碧麟
阵“可比封印天书强上许多,这个”破阵人祭偶“撑得住吗?

“王的法力那麽充足,一定没问题的!这个破阵人祭偶只是一个转换工具,
真正消耗的还是使用者的法力,而王采去了萧妮妮多年累积的阳气,并加以吸收
融合,应该是应付得来的!”而且,我已经做了些准备,相信可以让王安全的抵
达气王座!“

“王”点了点那个诡异的头颅,表示赞赏。

萧妮妮蹲在了“破阵人祭偶”,也就是李意洁的面前,埋首在双腿之间,舌
头探出舔着花蒂,然后慢慢含在嘴里。这个变成人祭偶的李意洁立刻弓起身子仰
起头,双乳不停晃动。

“好……”王一回应,李意洁腿间的粗大触手立刻开始用力的插入、拉出、
插入、拉出,逐渐加快!

面具底下的脸颊变的红润,被拘束具限制不能合上的嘴,流出大量口水,身
体也激烈的回应扭动,而被抽插的蜜穴红肿盛开,滴落了更多的蜜汁!

“喔……喔……啊啊!喔!啊!啊!喔喔!”嘴巴被装上拘束器无法闭合又
含着触手,李意洁根本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但是她嘴里的呻吟与叫喊充分
显示她的快乐,而且这快乐激发的速度很快,没几下她已经发出濒临高潮的高亢
叫声。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她高潮了!大量蜜汁滴滴答答的滴落,跟脚踝扣在一起的双手激烈颤抖,身
体也仰起弯成弓形!

“王”喃喃的念动密咒,这时李意洁头上带着的面具上的宝石,开始发出紫
色的光芒,萧妮妮与碧莎连忙转过头去背对着她。

面具上的宝石射出一道一道光柱,这些光柱不停的在空中摇晃栘动,像在寻
找什麽。

这些光柱一个一个在不同的角度停下,紫色光芒变得更加强烈。这时光柱停
住的地方,分别在半空中出现一个一个光球,每个光球旁,都有一些弧形线条,
以及各种发光的奇异文字。

每个光球旁边开始慢慢出现发光的直线,以每个光球爲中心,像蜘蛛网一样
延伸出去。每条发光的线上,都浮现出发光的文字,不停绕着线条与光球转动。

整个发光线条的分布范围在不停扩大。

这是被具像化的“九曲青龙碧鳞阵”结界空间构造。

“破阵人祭偶”抓住了空间中法阵法力分布的能源集中点,也就是阵眼,以
这些阵眼爲中心开始快速的分析法阵结构,然后把它呈现出具体的形象。

真是不简单。“王”看着被做成“破阵人祭偶”的李意洁,对她的潜力感到
惊讶。

破阵一族的力量,就来自于他们对阵法解析能力速度极快的大脑。这一族的
人天生对阵法的能量很敏锐,常常在不知不觉间就找到法阵阵眼,不小心就破坏
掉了法阵,连破阵的本人都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麽。这是因爲他们的脑子处理阵法
结构的速度太快,快到本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而萧妮妮的做法,就是去强制激发破阵一族的大脑能力。她先用七支金针插
入李意洁的头部刺激脑部深处,然后在外面加上“葵紫宝石镶银面具”

连结这些金针,并利用触手合力封住她的五官,让大脑机能全部都用在破阵
能力上。

当触手刺激使李意洁高潮时,她的脑部活动会到达极限,啓动面具上的法术,
开始破坏“王”指定的法阵。不过这个“破阵人祭偶”似乎也有不少使用上的限
制与问题,基本上可说是一个实验性质的法器。

事实上“破阵人祭偶”这个法器的一些基本原理,是萧妮妮在国外留学时候
学的,被称爲“有机体多工操控魔力医术学”。这个魔力医术,常常应用在美容、
潜力开发上,但用在“破阵”能力上还是第一次。

被具像化的法阵结构不断向外延伸,但越往外延伸出去,亮度就逐渐减低,
当“破阵人祭偶”的力量延伸到图书馆外时,那亮度已经低到一般人都看不见的
程度。

只是还是有些对魔力敏感的人,才会看到位在湖中的青龙图书馆,发出紫色
的光芒。

上一篇:惡(全本)-15完 下一篇:惡(全本)-8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
中国大陆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广告联系